晓星尘

就会瞎几把乱撩我的傻美人茨木;)

あと10日

小甜饼

来源:Never Ending World

云轨轨:

(●▽○)ノ(ㅎ.ㅎ)黑子生快!!
找不到蛋糕和心的表情😂

【转】怎样才能提高自己的写作能力呢?

霞诗子:

著名作家ChuckPalahniuk(《搏击俱乐部》作者)的建议(NutsandBolts:“Thought”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不要直接告诉读者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要写成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不要写“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ooc预警】【全员】关乎μ‘s诸位玩MOBA类游戏的妄想

霞诗子:

【红色军团】


果果:喔!那当然是又肉又有输出的坦克型上单了!
哈哈哈看我扛住所有伤害外加一拳打死霸王龙!Double kill!Triple kill!Quadra kill!
(小鸟:穗乃果酱,请手下留情啊……哦内盖!)
南小鸟终结了高坂穗乃果


真姬:刺客型打野的狂热爱好者!
(蹲在草丛中跟队友打字)你们别拦我!我就是死也要把对面下路矢泽妮可那小娘们杀穿!
(下路突然跳出矢泽妮可以及四个大汉)
西木野真姬,卒


翼:当然是高瞻远瞩、掌握局势的支援型中单!
小果等等我!我这就来上路帮你抓对面!
由于对面上单小泉花阳过度畏缩,穗乃果和翼双双惨死塔下,防御塔获得了双杀
全场最佳:阿塔


绘里:稳健、可信赖地提供着持续输出的ADC!
(摸着下巴思索)对面妮可突然打得如此激进,怕是必有埋伏,不可恋战,走为上策
(对着防御塔打集合信号)
(会错意的希晕晕乎乎冲了上去)
这个笨蛋!
(两人横尸下路)


希:全场酱油的脱线辅助!
啊!这个技能是什么!(按)(技能全空)什么用也没有!没劲!
绘里里这个兵在打我!(还击)(抢了ADC的兵)绘里里对不起……(哭兮兮)
(遭遇敌方打野痴汉园田海未gank)绘里里你快走!
结束后希的战绩:0/20/0


【蓝色军团】


花阳:发育期长、容错率高的发育型上单!(凛:花阳亲你等等我!我这就来了喵!)
(面对敌方上中包围)谁来救救我!(脸滚键盘)
小泉花阳击杀了高坂穗乃果、绮罗翼,完成了双杀
然而由于受到惊吓,从此以后花阳稳居泉水中不敢上线


海未:控制与生存并重的保护型打野!
(怒吼着赶赴下路)西木野真姬绮罗翼绚濑绘里东条希你们给我住手!放过我家小鸟!小鸟我会保护你的!妮可你就自求多福吧!
(窝在下路不走)
算上死蹲下路的西木野真姬,从此下路永远是处于3V3的局面


凛:满场游走、到处搞事的逗比中单!
花阳亲我来了喵!海未酱我们一起去下路吧!妮可酱等着我呀喵!
(防御塔前跳舞)嘿!对面的人你们好吗喵?
(果姬翼绘希:这是你们的中单吗……
海妮鸟:我发誓我不认识她……
花:哇!小凛好厉害!)


妮可:自命不凡、凯瑞全局(实际上没什么用)的ADC!
(对线时)小鸟快给我回血!小鸟西木野真姬那小婊砸又来了快给我拦住她!园田海未你别光挡在小鸟面前啊!救我啊!
矢泽妮可,卒
(团战时)哼哼,看本宇宙第一偶像不,啊呸,宇宙第一ADC不打死你们!啪!啪啪!啪啪啪!
(西木野真姬进场)
矢泽妮可,再卒
(妮可:我们的团战为什么会输,无论怎么想都是队友的错!)


小鸟: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心机辅助!
唔,这波对线小希又犯迷糊了,我们赚了。下波兵线进塔,叫队友来支援的话,一定能够击杀她们吧!
【大召唤术:海未酱!】
(打野痴汉园田海未出现)天降正义!


最终,由于真姬对妮可穷追不舍、希多次失误导致自己与绘里死亡,果果和翼2打5无力回天。由蓝色军团取得胜利。


MVP:南小鸟 战绩:0/0/20

[绘希] 吉原ラメント(上.)

滴 乘车卡

猫塚くん。:

*r15


*配合「吉原ラメント.」食用。推荐そらる的版本。
觉得绘希实在是适合这首歌。


——————————————————————————————————


吉原街巷,今天终也降下了深沉的夜幕。


东条披散着及腰长发,安静的端坐于镜前,任凭妆师点缀精致的面容。
眉下缀上嫣红,妆点红唇。


乖巧顺从,全然接受。


东条氏,东条希。吉原花街无论姿色抑或舞姿都最为出众的花魁。
最为貌美的面容,配上精致的妆容。只可惜了与东条脸上时时遍布的乌云并不相搭。


十岁时被穷困潦倒的父母卖于这栋青楼。自那时起便习舞,每夜每夜用最为虚伪的笑意为客官起舞。


——东条偶尔也曾幻想,是否有一天会有命中之人把自己带离这是非之地。


浅浅勾起了嘴角,东条接过梳子偏头仔细梳理自己的长发。编成条,盘起。插上玉簪.


她还记得幼时的自己渺小的愿望。
她本只愿为一人舞蹈。可怜被现实压迫久了,愿望和欲望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艺妓东条希,她能做的就是为了不让青楼中的人抛弃自己,为了那一席之地。每夜,每夜,操以虚伪的笑容翩翩起舞。


“希,客人到了。”


应喏,轻轻起身。朝向门中炫目的彩光走去。


————————————————————


今夜的客官是位战胜归来的大军爷。


东条听其它艺妓议道。


军爷也会来这种地方呀。扯上一丝蔑笑,东条自顾踏上中央的舞台。
打开折扇微微掩面,与客官微微欠身.
抬眼时,偌大的房间中除去东条便只剩那军爷与陪酒。


这是哪里来的什么军爷?正坐在另一端的正是一位面容清秀的金发女子。
端坐着,捏着杯觥轻啜清酒。
只有那双水蓝的眸子与东条眼中那抹冷绿对上,便是一震。


这青楼,顾客是女子的,还真为少见。


眼见她挥手将陪酒一一撤下。
那端坐着的军爷便也恢复到了随意的坐姿.仰头将清酒一饮而尽。


“可以开始了。”


不赖的音色。冷清廉正,煞有一番军人的风味。愣一副假正经样儿.


东条微微莞尔应喏,收起折扇。


(今夜是应邀,给战胜归来的军神军爷独舞,却不想是位女子。)
这般的女子东条也不是第一次见罢,故此她也只是莞尔。


应邀起舞。
就算是于舞间东条也分明辨得出那小军爷眼中的痴迷,可明明面上一副再正经不过的假样子。
东条便只在心中偷笑.


真是可爱呢。



一曲终了.
东条在军爷的痴意中退下。冷绿的眸底稍显些许得意.
就算身处这青楼中,作为招牌的艺妓,每当眼见因自己的舞姿痴狂的好色男子,东条也只在心中默默厌恶着人性中的腐败。


可这军爷不一样,她反倒令东条窃喜。


要细刨哪里不一样,东条也不说不上口。她只在心中默默提醒自己,如果对人报以过多的期待,到时反倒只会令自己失望。


——


“我可否有荣幸…请小姐陪我一晚?”


刚卸过台妆不久,东条就听闻身后传来凛然之音。
那金发的军爷倒真追着东条出来了。
或许是酒力不胜,连军人的步子也踉跄起来。


听懂了话中的意思,东条颦眉。


军爷自顾上前半强硬的握住了东条的手臂。炽热的温度和军人所持的力道,以及凑近时沾满酒气的鼻息。
一握,握的东条希疼的发慌。


东条其实向来反感醉酒的人。
可她不知怎的,一对上这人略略沉浊的眸子,又不忍推开眼前这东倒西歪的军爷。


大约是因为她那时的表情看来很是苦闷。亦或许是东条一时鬼迷心窍,被那张精致的脸蛋给魅惑了。


自知失礼,军爷松了力道,稍暗处略带些醉意水蓝眸子直逼冷绿,丝毫不隐藏其中的欲望。


“抱歉,客官。东条小姐是艺妓,不陪夜。”


衡量利益。
东条就只有这么一刹,理智似是有某根弦如此崩断了。


“没关系呀,咱不介意。全当仅此一次。”


东条自己也不知为何要纵容眼前这醉了酒的金发女子,只是敛着眸子扬起温柔的笑容。


“…如此的话,请便。”


明了东条不是无理取闹的人,青楼的人知趣的离开了。


随着那军爷往她住所的房间一步步迈去。
那只握住了东条纤细的手臂的手,就连随她去房间也不肯放开。


于是东条在心中暗自有些好笑。难不成还怕咱跑了吗?这军爷怎么这么可爱。


跨进房门的门槛。有那么一刹那,东条想到。这般的行为简直就像是在出卖贞洁。


微不可闻的叹息随着呼气散化于空气中,东条忍不住抱怨从小相信神明佑护的自己可是如何会这般的鬼迷心窍。
这不就与那些卖身的妓女没什么区别了。


可她好似又不一样,起码她这么自认以为。她真是没有缘由的心甘情愿。


说来或许真的是鬼迷心窍。
东条方才在舞台间起舞,随着音乐及熟记于心的舞步巧妙转身的刹那间,望向对头那人。
见灯光投射在她白皙的脸颊上,打出一片精巧的光影。也不知是因醉酒还是怎样,那军爷的双颊染上红晕,和服的领口也开了大半,隐隐能够看到锁骨。


不过是个转身罢。东条有些恍惚。
这军爷,简直就像是来诱惑咱的鬼女。


东条叹了口气,转身将房门带上。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坐姿随意的小军爷面前,跪坐下来。
过了许久,两人亦没有开口。只有面前那人饮着清酒,毫不掩藏的直直投来视线。


东条试探着语气温和开了口,“绚濑军爷可是醉了?”


“军爷、军爷的喊。听着怪别扭的—唤我绘里。”
没有醉酒的回答,只剩绚濑氏略带些别扭害羞的神情与称呼上执着的更正。
听着她的声音,早已恢复到了之前那般冷清、冷静。不知怎的,东条有种中了全套的感觉。


眼前这女子,就像只金毛的狐狸。
狡猾,机敏。却又美的令人窒息。


可现在这狐狸在东条面前完全是一副小女生的模样。泛红的双颊,扭捏的神色。
丝毫没有军爷的威风,也丝毫不像东条曾经听闻的冷酷的战功赫赫的将军。


东条盯着绘里的被红晕染泽的精致脸面孔,垂眸柔声应道。


“听您的便是。”


“还有、敬称也去掉…!”


“咱知道啦。”


露出温和的笑容,语调不缓不急的应道。
不忘细细打量光芒折射下那人颊边的光影。就如刚才舞台间似得,这次看的更加清楚。


“那么,绘里亲也称咱为希吧。”


看起来十分柔顺的金色长发,细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樱色的双唇。
说起来,这孩子看上去居然有些许欧美人的气质…?怎么看都很可爱呢。


憨憨的笑起来,希缓缓往绘里身旁靠近。最后大胆的伸出白皙手掌覆上人脸颊,拇指浅浅摩挲军爷的唇瓣。


这样的绘里亲…又或是那样的绘里亲。
会是将咱带离这牢笼之中的人吗…?


眼见绘里原本泛红的脸颊架势似乎又更上一层,身旁也突兀响起酒杯被碰倒的声音。不过谁又会去在乎它呢?
金发的军爷径直起身凑过来略微使力的吻上紫发女子的双唇。


没有任何抵抗。
温柔的抚上她的后脑勺,任由她夺走初吻。


“希…”


因为氧气不足而呼吸些许急促的绘里将发烫的前额抵上希。于是两人便在如此近距离之下对视着,自顾的喘息。


不知何时相扣的十指。以及希只是遵循本性的,自然而然的将金发人儿捉着手腕按倒于被褥上的行为。


连原本嘈杂的环境音也仿佛在一瞬间消逝了。微暗的灯光以及身下醉酒的人儿,就在如此暧昧不清的梦境里。


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仿佛我以前就遇到过你一般。)
(是的。你看,你来迟了。)



————————————————————————————————————————
卡h了。x


后面请容我酝酿一下。毕竟太破廉耻了…。
没有什么意义的预告,下一章r18。



極道畫師:

希パワーたーっぷり注入♪はーいっ,プシュ!(向大家注入希能量,嗨~噗咻!)(づ。◕‿‿◕。)づ

-唤Kyliez-:

Lovelive唱诗班未觉醒

东条希:        阿唤

小泉花阳:     暖清

phx:            咩


啊啊~希的欧派~是没有办法抗拒的~~☆

sept:

tv版最喜欢希没入缪斯之前展现出的谋士形象;硬气的会长大人明显拿和自己作对的副手没办法,无奈中更有宠溺的味道。但希在自己的感情线上却很弱;她会弱气到给喜欢的人加奇怪的昵称名缀(绘里亲、妮可亲),不好意思直呼其名,却又不甘心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也只得一个和其他同伴一样的“酱”。即使是小小的花样好,我想在你心里占据一个特殊的地位……妈呀,这人太可爱了booooom!!!!(我好像偏题了。。全程重点只有希。。没错只因为是希,我才吃绘希的,希all希对我都是大好……)

【绘希】起于咖喱店的爱情故事

龄毓-齿令日常脸黑怪我咯:

•咖喱店老板娘希x最后一位粗心顾客kke
•我竟然又憋出一篇是不是很厉害hhh
•渣文笔求指点
•热烈庆祝已经过去的驻扎lof一周年【←一个不务正业的人
•新年快乐!!
以下正文w


晚十点。
千代田区的大街上门可罗雀,紫发老板娘张望了一下黑沉一片的周围,第无数次看了看表,颇为忧愁地望向托腮发呆的最后一位顾客。
那个...您的店要关了吧?
正在老板娘举棋不定要不要请金发女子离开的时候,对方居然主动询问了起来。
诶?
“啊,您如果愿意可以再坐一会儿,咱不着急啦。”
被问反而不好意思了呢。
“您是关西人?”
“小时候跟着父母四处走,留下了关西口音。那您是俄国人?”
老板娘仔细打量金发碧眼的对方。
“有一部分血统啦...”
粗心大意的绘里小姐既没带家里钥匙,也没带办公室钥匙。
“家妹和朋友出去玩了,明天才能回来。我本来准备去办公室坐一晚上的,出来吃个饭,同事忘记嘱咐把门锁上了,而我只带了吃饭的钱。”
绘里小姐苦大仇深地喝一口大麦茶,嘀嘀咕咕地把自己的境况告诉东条希。
两个人相对而坐,月朗星稀,丽日初升。
绘里亲太好看了,诱惑咱听她说话啊。
后来东条希如此回忆。
那是东条希和绚濑绘里第一次相遇。


“东条呢?”
“老板娘一大早看到我来了就踉踉跄跄和一位小姐出门去了,一直喊好困好困要睡觉。”
次日早晨店员如是说。


后来绚濑绘里每周都去咖喱店吃晚餐,顺便拉着老板娘陪聊,一聊就是一个晚上。
聊着聊着总是困。
正好,一起去咱那间很近的公寓睡个白日觉吧。
东条希笑眯眯地带着迷迷糊糊的绘里小姐进到大楼,从花盆底下摸出钥匙打开门,两双拖鞋。
蓄谋已久。
绘里小姐表示鄙视,然后心满意足的穿上绣着小狐狸的拖鞋。


希亲自做的咖喱更好吃了呢。
绘里小姐发出辛福的呜咽声。